文章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

龙图霸业(5)我不是鼓神

发布时间:2019-08-10 点击数:660

傍晚的广州街头,华灯初上,像一个妩媚的少女,舒展着婀娜的身躯,舞动着色彩斑斓的衣裳,妖艳献色于这座娇艳的城市、落寞的人。城市,有了光明,就有了五光十色;人们,有了欢乐,有了夜夜笙歌。

阿满一直奔走在各厂商的办公室和厂房,寻找着龙图霸业的产品。想到这些,阿满也是满脸踌躇,抽到一半的烟头顺手往地上一丢。只听前面有人大喊:站住!只见一位戴红袖章的老大爷气呼呼地冲过来,指着阿满严肃地说:乱扔垃圾,罚款十元! 老大爷火气正旺,声音震天响。口水溅出来,长长短短地沾在胡子上。这才回过神,阿满反应很快,笑呵呵地说:大妈您看错了。说着就拾起了烟头,不紧不慢地说:你看,还这么长一截,谁舍得扔?说着就把烟头塞到嘴里咂了一口,满脸的惬意和满足。老大爷哪有阿满哈脑子转得快,于是气呼呼地冲阿满喊:你小子别再让我逮住,否则,有你好果子吃!说完一甩胳膊,悻悻地走了。

在广州的街头,电影院正在热映着徐峥主演的《药神》,在乌鲁木齐一直忙碌的阿满也没有机会看几部电影,想着刚才被城管大妈的侮辱,他随即转身进了万达巨幕国际影城,选了时间最近的一部《药神》。

看完《药神》,阿满不无感叹:印度的假药是真的,我们的真药是假的。这就像我们计算机行业的代用硒鼓、碳粉,红旗路现在多少店面在销售,今天这个牌子,明天哪个牌子。你说他是假的,他也有注册的品牌,你说他是真的,他唯一拥有的就是一个品牌,只能做一些企业和零售,真正要谈到十环认证、环保认证、评审标准的时候,很多代用耗材就只能靠边站。但是当下市场环境给了代用耗材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药神》给了阿满很大的启发。

阿满突然又想起了广州高大宽公司的黄总说的他认识一个硒鼓代工厂,这或许就是一个机会吧。

虽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阿满还是决定给黄老板打个电话。电话刚接通,就听到电话那头KTV嘈杂的重低音。“满肿(总)啦,这几天过的怎么样啦?”黄老板酒后说话有点吃力。阿满只能大声告诉他:“明天我去你公司找你聊点事情。”

第二天一早,黄老板就带着阿满去了“广州赚他一个亿科技有限公司”。沿途看到工业园区这么大的生产基地,阿满感觉这次这个死老黄没有骗他。

看到一位举止优雅的女士推门进来,黄老板起身给阿满介绍道:“这是赚他一个亿公司的吴总。”吴总看着阿满也是相视微笑:“您好,满总,我叫吴嫣梅。”

一个精致的女人必是一个言行举止优雅得体的女人,阿满看了之后也是一脸春风。落座以后,赚他一个亿公司的吴总开始给阿满介绍目前市场上的情况。

“这个代用硒鼓、碳粉,就像盗版书什么的,虽然出身糙点,但是是能读的,剩下的百分之一是错别字。很多人看了《我不是药神》都感觉药的真假,不在于有效没效,而是在于是否有生产授权。就像真假LV的包包一样,并不在于它到底是否真的是一个包包,而是在于它是否有LV的生产许可。疗效应该是有的,就像盗版Win7系统不也一样可以用嘛!”

“可是山寨的药物总觉得不太让人放心啊……我怀疑我小时候,也被打过假疫苗,现在好像已经开始有点反应了。一挣不到钱就感觉头晕,出虚汗,心里发慌,全身没劲,假疫苗害人啊!”阿满拿假疫苗事件开了个玩笑,略有疑虑地说道:“红旗路这两年的山寨硒鼓、碳粉太多了,警方也抓了不少。”

“假硒鼓和品牌硒鼓是两个概念,话说回来,对于重病在身又没钱买药的患者来说,保护产权,保护资本家的利益远远没有保住自己的命重要。”吴总还继续用《药神》解释代用硒鼓的情况。“红旗路的市场,我们也了解一些,很多都是小工厂造的,你应该可以看到他们都在自己店面灌装吧。你跟小黄也是朋友,我们就直说吧,你们可以自己注册一个品牌,我们帮你们代工,原厂包装直达新疆,你们在当地做好推广,这样可以解除你的后顾之忧,我们这么大的厂子跟小作坊还是有区别的。时间不早了,今天我也略尽地主之谊,请远道而来的客人共进午餐吧。”

黄老板和阿满礼貌性地略作推迟,但还是跟着走进了隔壁的“丽晶大饭店”。

回到宾馆,阿满迅速与王小超和艾力就这个品牌耗材的事情召开了紧急视频会议,并确定了做自有品牌的方向。阿满此时站在酒店的38层向外望去,一脸倦容的他感觉这次广州之行总算有点成绩,没有白来。

(声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在线客服
  • 销售热线
    0991-2811067